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你看那个天津采访的记者,好像一条狗啊。

昨天一则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8.13上午,一名名叫Will Ripley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记者,在天津一家医院前,利用手机与主持人进行现场连线的时候,被情绪激动的家属们围攻。视频里某中国男子情绪高昂地叫喊无数次“删了它”,相信不少人最开始会误听成“杀了他”。笔者当时也不由得为那名记者捏了把汗,难道爆炸事件已使当地群众杀红了眼,见谁杀谁?


无独有偶,8.13中午,某台湾记者正在爆炸现场附近拍照时,被一群当地公安包围,并盘查身份。当这名记者出示台胞证后,一名公安上前抢下相机,强行拔出记忆卡,记者要求公安归还,但对方却要求记者下跪且最终未归还。此事被台湾媒体报道后,引起台湾民众反感,声讨此起彼伏,最后只好由国台办出面协调处理,当地公安为两岸关系添堵再立一功,让对岸一波又一波的造反学生们再次补给到新鲜反中素材。

 

说奇怪吗,其实不奇怪。让人惊讶吗,也并不惊讶。你看看CNN主播淡定的表情,他们早已习惯在中国这片神奇大地上进行新闻报道时候碰的灰头土脸,在本国还算体面的Journalist们到中国立刻被打回原型,变得甚至不如过街狗仔Paparazzi,没有人人喊打已属不易。

 

海外的记者吃不开,那咱四海皆兄弟的海内记者呢?我们来看看这次成为众矢之的的天津电视台。

 

有网友贴出天津卫视8.13日的节目单,当天早上7点的早间新闻栏目没有这起特大事故的报道,爆炸发生8小时后,这家当地唯一的卫星电视台播出了一部动画片和一部名为《糟糠之妻俱乐部》的韩国电视剧。直到事故发生10小时后,天津卫视才开始播出第一条相关新闻。网友们表示太震惊了,竟然没有广泛报道市委书记亲临第一线从容指挥深情慰问,没有特写当地政府迅速开展救助工作,没有播放消防工作者医务工作者烈火雄心白衣天使的专题故事?实在是太不专业了,记者们的灾后抒情学怎么学的?

 

其实这件事还真不能怪天津卫视的电视记者,不少被黑锅背得委屈的天津当地记者忍不住在社交媒体吐露苦水。

 

不愿透露姓名得天津卫视A记者:“电视记者其实凌晨两点就到了现场,剩下的就不是小记者可以左右的了。”

 

天津卫视B记者:“骂骂也应该,其实记者第一时间都上去了,无论哪一家。我们都在等领导开会。”

 

另一电视台C记者:“所有台都是今天上午开过领导紧急会之后才开始报道的,之前都是待命,其实各媒体都是昨晚就已经开始做准备了。”

 

你以为在领导先行的国家记者们就能搞特殊?

 

Too Naïve!

 

 

难道除中国新华社之外的记者都是吃干饭的?当然不是,不然我们能看到的新闻岂不都是新华社通稿?纵然无数媒体人被禁声,无数记者冒着生命危险辛辛苦苦写的稿子发不出去,还是有无数有良知的记者在这片大地上浴血奋战的。这次以《新京报》为首的先锋媒体的记者们所带来的现场映像,问责政府社论,带给我们一次次振聋发聩的报道。

 

记者是个高危职业,在中国敢于调查采访敏感事件的有良知的记者尤其是。记者在采访的过程中被轻者被阻碍打扰,重者直接被打击报复致惨致死。有时候报复来自于个人,有时候则来自于地方的公权力。在百度搜索引擎中,你随便输入个“记者被打”,马上可以查到难以读尽的各种信息,相关网页达到800万个。中国记者的生存常态可见一斑。

 

不过有良知的记者毕竟是少数。有的记者处境危险,有的记者则不管到哪里都有人视为座上宾迎来送往,灰色收入拿到手软。记者群体里,素质可谓是参差不齐,有埋头苦干十年多做雾霾专题的,也有钻到停尸房照名人遗像的。

 

社交媒体让民众的舆论空间进一步拓展,遇到突发事件,民众可以随时随地在网上发布消息,一张相片,一句话,人人都是公民记者。做正式的官方媒体记者有危险,做一般的公民记者同样也危险。几年前湖北天门市市民魏文华在拍照时被城管活活打死,网友钱烈宪则因为在网上发表针砭时弊的文章而遭到砍杀。如今维护记者的权益在很大程度上等于维护每个公民的生命安全与言论自由。

 

千万别再说“记者到前线报道是添乱”这种蠢话了,说这话的人们愚蠢的样子才是最大的添乱。—— 王枪枪


评论
热度(1)

© 海陽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