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九段坂上的招魂社--记终战70周年

      东京都内有一条很著名的皇居长跑路线。这里是东京中心最大的绿地,由于风景极佳,视野宽阔,加上道路的松软度也适中,成为了跑步者的圣地。一年前搬家至附近以来,晚上有时我也会去跑跑。而每次跑的时候都会遇到一个“问题建筑”——靖国神社。

(笔者用跑步记录软件记下的路线,靖国神社在图中的红点位置)


      从最开始的对于这座“臭名昭著”神社的好奇,到对它的加深了解后的释疑,再到熟悉到近乎鈍感无视。相见的次数太多,这座神社在自身的心中的印象也慢慢发生改变。直到前天跑完步我喘着粗气手扶着膝盖等着十字路口红灯时,无意中抬头看到交通指引牌上“靖国神社”几个字后,这座位于东京九段坂上的神社的历史过往再次浮上心头。这个命名本出于《春秋左式传》的神社,现今如何成为中日之间难以解决的一根芒刺呢?

      历史时针回拨到明治维新第二年(1869)。由于刚刚结束开国派与锁国派之间死伤无数的戊辰战争,刚刚从德川幕府手中夺回国家权力的天皇为了稳固统治,强化国体,以“纪念为近代国家出力牺牲的人们,抚慰他们的魂灵”为名,在东京九段坂上建立了“东京招魂社”,也就是靖国神社的前身。


(当时的东京招魂社)


      在传统的神道观念中,人死后都会变成灵,而非正常死亡的人(包括战死)则会变为怨灵,而敌方的怨灵则很容易作祟从而带来灾祸。于是对敌我怨灵进行祭祀,以达到镇魂抚慰的效果,减轻他们对现世的仇恨。而招魂社的设置却只祭祀我方的战死者,这与传统神道是违背的。明治维新后,天皇把神道教升格为凌驾于其他一切宗教之上的国家神道,随后的1879年,天皇把原本只能祭奠怨灵而非神的东京招魂社改为靖国神社,凡是战死的日本士兵,都被奉为“靖国之神”或“英灵,英魂,忠魂”将其神格化,以抚慰亲属及激励其他将士“使其体会到战死沙场之无限幸福”(日本近代思想家福泽谕吉语)。

      二战中,靖国神社属于军部设施,直接由日本陆军省与海军省管辖。当时靖国神社的宫司(神社的主管者)由陆军大将铃木孝雄亲自担任。在战争中,靖国神社成为了日本表现国家意志,刺激民族主义,捆绑民众作战的战争工具与精神支柱。

      随着日本战败,美军进驻日本,对其整体进行非军事化以及民主化的改造。这次改造总体来说是及其成功的,它在保持社会稳定的基础上大幅削减了日本军国主义因素,迫使天皇回归于人,并打击了政界右派。使得日本从好战的军国主义国家洗心革面一番变身为追求经济发展,放弃战争手段的和平主义民主国家,且依附在美国的核保护伞下。

      1946年,昭和天皇在向全国发表《人间宣言》否定自己威严神格,新宪法又要求政教分离,国家神道由此开始瓦解,日本宗教从政治权力中解放。同年,理应加入神社本厅的靖国神社,却根据《宗教法人令》向东京都提出申请,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宗教法人。就这样原本散发着浓重“军国主义”气息的靖国神社竟然苟延残喘地活了下来。

      最初对于天皇去参拜靖国神社祭奠战争死难者,邻国中韩是没有太大的抗议的。毕竟同属一个儒教文化圈,祭奠前人追思祖先为风俗习惯。但是随着靖国神社祭祀名单中战犯的出现,尤其是1978年14名甲级战犯被合祀后,国内国际上的反对声音都水涨船高。天皇裕仁也于1978年后放弃参拜靖国神社。但是,靖国神社并没有停止纳入战犯祭祀的脚步,到后来殖民地的征兵包括台湾高砂义勇军,朝鲜义勇军,甚至慰安所的经营者都被纳入祭祀对象。


(现今靖国神社里祭拜的各战争中死亡人数,可看出祭拜的主体多为太平洋战争,侵华战争以及日俄战争中的将士。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靖国神社中被合祀的甲级战犯)


      靖国神社面临的问题很多,战犯合祀问题,台朝征兵入祀问题,国家公职人员参拜战犯所带来的历史认识问题等等。这些问题看起来容易解决,把战犯和殖民地征兵分出来实行“分祀”是比较直接的办法。但是靖国神社自运营以来,只有加入祭祀对象,却从未剔除过祭祀对象。而且由于“政教分离”原则,现在靖国神社的运营别说政府与政党还在利用它拉选票,就是想管也没有权力,只有直接管理靖国神社的“崇敬者总代会”才可以决定。这个会里还有遗族会,战友会,支持合祀的学者与政党,原本决定合祀的就是他们,想让他们弄出来基本上是无望。

      另外参拜靖国神社也并不是某些媒体宣传的“少数右翼份子的极端做法”那样,它是有着一定民意基础的。从1952年参与人数达4000万人的要求赦免战犯的签名运动,到1958年的政府释放所有战犯举措,再到1975年后几乎所有首相或以“私人参拜”,或不惜违宪“正式参拜”靖国神社的举动,都说明了这个现象的背后至少不是一小撮,解决起来看来仍然路途遥遥。


(樱花时节,靖国神社俯瞰图 )


      现在的靖国神社就在我住的地方附近,走上十分钟就能到,穿过号称“日本第一大鸟居”的神社柱门,眼帘便出现了高达二十米的号称“日本军事之父”也是靖国神社的建造者大村益次郎的青铜像。穿过长长的参道,便能看到那靖国神社的庐山真面。平日里人并不多,环境静宜舒适,很适合沉思遐想,你甚至会感叹城市中心竟有如此开阔却安静的场所。


(靖国神社主祭祀宫,图片出自靖国神社官方网站)


      除了平时的祭拜,樱花时节,以及新年参拜,春秋季大典,这里也都是很热闹人气的活动场所,要不是旁边有座被称为“日本青少年爱国主义博物馆”游就馆,还有偶尔出现些身穿二战军装的日本人前来祭拜,提醒它是个具有浓厚右翼色彩地点的话,说起来它和别的神社并没有太多区别。


(身穿二战军服,前来祭拜的日本人)


      偶尔会回想起之前看过的陆川导演《南京!南京!》中日本士兵招魂仪式场景。日本士兵严肃的神情,整齐划一而又夸张的仪式动作背后却是南京城下无数将士百姓的白骨与血肉。如果说战争中那些士兵只是执行者无法苛责,但处于指挥层发动一场场侵略战争造成生灵涂炭的甲级战犯们的罪行却是铁板钉钉。如果未来他们仍然被公开祭祀的话,那么这个九段坂上的招魂社所招来的可能并不是灵魂的安息,而是邻国一代又一代难以抚平的仇恨吧。


评论
热度(2)

© 海陽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