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日本学车的头三堂课

最近终于开始在驾校上课,拿到课程表,不出所料与国内同样是理论课先行。作为外国人为了较为顺利地掌握日本的交通法规与右侧驾驶,我提前稍微做了一些功课。谁知道连续上了三节次的课,不管是交通法规还是汽车构造基本都没有涉及,但每节课都给予了我极大的震撼。

第一节课叫Guidance,也就是讲每次来驾校的时候如何上理论课与预约驾驶实践课。内容大概是“驾校构造,教室方位,意愿填表(接下来一个月哪天有空哪天没空),课程模块确立,自主选课,课程进度与时间规划,如何签到,如何退场,如何取消课程,无端缺课的罚金,驾驶课着装,驾驶课守则”等等。课上所说的东西无不具体细致,涉及方方面面,讲解周周到到,并配发了数本手则与小册子帮助了解与操作。

来了日本已经一年半了,对于日本人的做事计划的细致也变得慢慢习惯,从刚开始的“卧槽这么麻烦磨叽”到现在“感到安心与便利”。所有事情基本都有章可循,透明且可以随意询问工作人员,作为外国人竟没有感到一丝的恐慌与不适,不得不再一次发出“日本っていう国はすごいね”这样的感叹。

第二节课说是课,其实整堂课都在做一种叫做“OD适应性测试”的试题。试题内容是图形和一些数字,以及性格测试题构成的。据笔者测试后回顾,图形和数字主要是测试考生的分辨力,预判力,想像力以及注意力。

而性格测试题是日本社会一个很常见的测试,以前据说2战的时候日本军队的编制参考了士兵的血型测试结果,而现在的进一步进化的性格测试也被各大公司招聘广为采用。这次驾校的试题里也有“你是很不服输的人吗”“你很容易动怒吗”“你会希望得到朋友的称赞而秀驾驶技术吗”“你在休息充足得情况下有昏过去的现象吗”“堵车的时候,在副驾驶座的你很容易感到焦急吗”等等一些题目。在正常推断的情况下,如果你想无障碍地快速得到驾照,一般“正确答案”都是固定的。大家为了尽快拿到驾照,即使违心也很可能会选择正确答案。但这样的试题我觉得只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行为,至少日本马路上并不少见的“摩托车故意制造轰鸣声”的现象证明了拿到驾照的人真不一定就是正确答案里的“认真低调谦让的君子”。

第三节课的名字叫做“拿到驾照前的心理准备”。讲师和视频的交互传递,我真的觉得自己即将得到在日本驾驶的权利,与此同时也感到了这份权利所带来了责任与义务。

过了20多年的步行生活,平时在路上听个音乐玩个手机开个小差,即使撞到了他人,造成的损害微乎其微,大多数一句“对不起”基本上就会过去。但是一旦进入了车的世界,那就得时刻谨记生命的安全了。汽车所带来的速度,尤其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因为粗心冒进以及酒驾引起的死亡受伤事故不计其数,驾驶者受伤赔偿事小,一旦产生了死亡致残事件,驾驶者所面临的不止是牢狱与经济的惩罚,更加残酷的是一辈子的心理阴影以及对于受害者的愧疚悔恨之情。这样的人被称为“马路杀手”,是没有资格驾驶的。

车品即人品,至今我仍然记得初中同学沈景林与大学同学王沐曦开车时候的君子谦让之风。那种不慌不忙,气定神闲,即使被他人恶意侵犯,幽个默吐个槽谈笑风生一笑而过。比起大多数情况下在中国坐的士,听着司机因为一点点小事破口大骂出口成脏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评论

© 海陽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