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失职的背后——谈哈医大事件

3月24号早晨,笔者习惯性地打开新浪首页浏览新闻。浏览到国内板块时,看到一则题为《哈医大患者失控砍死医生造成一死三伤》的新闻。可能又是医患事件吧,因为医院乱收费,医生收黑钱什么的。点进新闻链接之前,我习惯性地这样想。仔细看了新闻之后,我才知道这件事完完全全是另一回事。

       可能还有一些同学对这次事件的详情不甚了解,笔者把掌握的资料以及查到的材料较为简明的介绍一下。(事件经过、事件原因、犯罪嫌疑人与死者伤者信息、伤者情况)

       23日下午16时30分左右,哈医大一院风湿免疫科医务人员正在紧张地忙碌着。这时,一名男子突然闯入医生办公室,抡起手中的刀,疯狂砍向正在埋头工作的医务人员和实习学生,大家躲避不及,被砍伤三名医务人员和一名实习学生。

       据介绍,犯罪嫌疑人李梦南为男性,18岁,汉族,户籍所在地为内蒙古自治区,患强直性脊柱炎,23日9时许到哈医大一院住院处治疗。因其同时患有肺结核,治疗强直性脊柱炎会对肺部造成影响,医生建议他先治好肺结核后再治疗强直性脊柱炎。李梦南对此心生不满,于案发当日16时许,购买一把水果刀,来到医生办公室将王浩、郑一宁、王宇、于惠铭4名医务人员捅伤。事件发生后,哈医大一院迅速成立抢救小组,组织专家进行抢救。受伤的实习学生王浩是哈医大2009级硕士研究生(男,28岁),由于伤势严重不幸死亡。除了王浩同学不幸罹难外,还有三位医生有轻重不等的伤情,其中风湿免疫科王宇医生受伤最严重。凶手的利刃从她右眼角刺入,导致其颅内血肿、重度开放性颅脑损伤、脑挫裂伤。所幸的是三人已脱离生命危险。

       笔者了解的事件大体是这个样子。而这个事件之所以闹得沸沸扬扬,并不是仅仅如此,还有下文。据媒体报道,在事件发生几小时后,人民网率先发布了关于这次事件的新闻。而在这则新闻下,当时有6000多位网友表达了自己的心情。其中有4000多人选择了高兴。因为这种对医生的二次伤害,事件被演绎到了新的高度。

-==-==-==-==-==-==-==-==-==-==-==-==--==-==-==-==-==-==-==-==-==-==-==-==-==-==-==-

       据3月26号《焦点访谈》栏目的调查,这次事件的死者是一位叫王浩的实习生,他还不到30岁。在王浩同学的记忆中,他懂礼貌,有绅士风度,喜欢张学友的歌,喜欢白衬衫、白球鞋,他从不玩游戏,很少聊QQ,上网也只是查学习资料。进入哈医大风湿免疫科实习期间,他写病例,查房,管患者,值夜班,也像大多数实习医生一样每月没有任何收入,每年还要交纳9000块钱的学费。一名与他共事的女护士也回忆了一些相处的细节。“1.82米,阳光帅气,风华正茂,风度翩翩,博士已被录取。还记得和他一起值班时的情景,大半夜胃疼的不行不行了,疼的满头汗,我陪他聊天分散注意力,我们大多患者夜里都失眠,听说他胃病犯了,把自己的胃药给他吃上止疼。其实我们科医护关系一直不错,年终聚餐的时候他已经是所有研究生里的佼佼者。今年6月结束研究生课程就要赴香港工作了。”

        我的亲人和朋友同学中,学医的不在少数。与他们的交谈中,我多多少少能够感受到学医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浩瀚如海的医学典籍、难记难背的专有名词、繁重辛苦的课程安排,大多数医学从事者,都是从普通的语数英突然转到一个陌生的学科,必须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与此同时要克服各种天生的恐惧,血晕的人要战胜血肉模糊的场面,难闻腥鼻的气味,要变得不怕尸体,做手术的人不吃不喝憋屎憋尿做个十几个小时手术也并非天方夜谭。同时,社会中一杆大的“道德”标尺去衡量他们,他们也常常需要自我约束。

       医生这样一个救死扶伤的职业,与我们每个人的生、老、病、死密不可分。但是网民们却会为年轻的医生死亡而拍手称快。你理解吗?我是理解的。

       说实话,我理解网民们的选择。我甚至不敢设身处地去想一下,会不会成为那4000多人其中的一员。在我生活的圈子里,我对医生的感情厌恶是大于感激的。“挂号难看病贵自不必说,朋友亲戚中有为给主治医生塞红包烦恼的,有为被医生诱导去做那些高额无用检查项目叫苦不迭的。而大学里校医院那些医生,提起来我更是厌恶。从你去挂号开始,对方就带着一副鄙夷的态度,貌似公费医疗十恶不赦一般,对学生开药基本都是以角计算的,对老干部那些是成袋成袋开。”

       举出事例的话,可能有同感的人不在少数。加之这几年来,新闻中出现的医院医生形象负面居多,病人生死临头不予救治、偷换药品偷卖器官等都给“白衣天使”这个职业抹了一层又一层黑。还有一些少数学医的同学发的诸如“停尸房尸体合照”“小白鼠分尸照”等等。说实话,在这件事出来之前,我对中国医生们以及即将成为医生的学生们,普遍的道德水平缺乏信心。

       但是,因为负面事例的存在,而把医生否定掉,甚至因为医生被捅死而感到“大快人心”,我觉得政府“有关部门”和媒体的失职是明显的

       之所以在有关部门打上引号,是因为笔者查了很多资料,也没弄明白这到底该哪个部门来管。只好写上了“中国特色”的有关部门。医患矛盾说到底就是患者的要求得不到解决,权益得不到保障。加之医院存在着操作上的不规范以及技术上的失误,同时可能也会存在患者及其家属的不合理诉求方式,才使得医患纠纷越来越难以调和。两方产生矛盾,一方面是去司法解决,另一方面是私下合理以及不合理的解决。而在不合理的解决中,剑拔弩张武力解决的案例也屡见不鲜。2011年8月,南昌一医院因医患纠纷引起数百人械斗。今年2月,东莞某医院一病人持刀砍死主治医生。时隔1个月的今天,悲剧再次上演。

        在平常的社会中将医患矛盾闹到法院,运用司法解决的少之又少。这就体现了一点,体制中“第三方”的缺失。缺少一个监督医院行为、接受病患诉求的机构。而在今年的两会上,有代表呼吁,成立第三方仲裁调解机构,以应对医患纠纷问题,这对于改善医患关系,不斥为一个好的建议。

        另一方面是媒体的失职。现在有些媒体在批评社会问题时,大笔疾书极尽讽刺挖苦嘲笑之能,甚至恨不得把整个社会剥开皮。但是谈到这些社会问题的根源在哪里,如何解决,媒体又都普遍性的失声,缺少合理社会愤怒的最终引导。最终民众们的愤怒被引导到了一些职业上去,诸如公务员,教师,医生等等道德本身便要求高的职业上去。纵然这些职业中有些行为有些潜规则特别扎眼,但是要知道大多数从事这些职业的还是普通老百姓。如果社会愤怒积攒在这些职业上,最终受到伤害的也是老百姓。而对问题的解决没有任何帮助。

-==-==-==-==-==-==-==-==-==-==-==-==--==-==-==-==-==-==-==-==-


       写到这里,我想结束了。原因我分析了,解决的方法也谈了自己一点点看法。但是能不能做得到,能不能解决,能不能最起码能让我们看到医患关系变好的光芒,我并不知道。

       这件事不能责怪网民,因为他们代表社会声音,有你有我。更不能责怪医生,他们无辜的受伤害的。能怪谁呢,我又想推给这个时代了。你说呢?


评论

© 海陽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