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948794狂的老妈与时代记忆

小古今天上班差点迟到,缘由是和他娘在大清早吵了半个小时的架。

起因是这样的,昨晚睡前小古发了一条朋友圈,近期央视某节目通过网络投票来决定“魅力城市”归属,导致行政命令强制投票,小古的家乡也在评选对象内,最近被呼吁投票的链接刷屏搞得他不胜其烦,就这个事小古发了几句牢骚。

第二天清晨,手机闹铃作响,睡眼惺忪的小古眯着眼划掉闹铃的同时,看到了来自老娘的一条微信:


"朋友圈删掉,不怕当你家乡的公敌?"


小古有点火大。其实讲道理,他首先应该是一脸懵逼才对,因为一般人想不通这个朋友圈和家乡公敌之间的逻辑关系,一般会让对方解释下这句话的意思。

但是小古不一样,他太了解对方了,太了解他对方的思维方式了。这种让删东西的说词,他从他妈嘴里已经断断续续地听了十年了。从QQ空间,到人人网,到微博,到LOFTER,再到朋友圈……只要是小古发表一些比较批判性的言论,他老娘就提醒他删去,俨然就是传媒机制里Gatekeeper。

如果说以前小古还会乖乖就范的话,事情到近年来变得有些不一样了。研究生期间,小古去留学念了新闻专业,并在民主国家待了较长一段时间后,他对“言论自由”这四个字开始看得无比重要,他打心底认同台湾那种”即使是一家人也可能蓝绿对立,互不干涉“的自由氛围,他无比讨厌在言论方面受到干扰,何况还是在私人属性较强的朋友圈中。

小古压着火气,回复他老娘:


”不吐不快好吧,何况是在朋友圈,很私人的。“

打完字,他黑屏了手机,想再眯一会儿。


可很快,手机叮咚一声,屏幕亮起:

”我怎么没看到其他人骂家乡。你微信里没有老乡,他们看到你说家乡坏话什么感受?枪打出头鸟好吗,你经事少,你爷爷以前可是被打成右派过的。“


又是这副说辞,又是拿爷爷的事举例,小古睡意彻底被烦躁的情绪所代替了。对,这已经不是一次了,上次他娘拿这幅说辞,就是不久前小古因为某诺贝尔奖获得者死去后,在朋友圈感叹祖国在高速公路开倒车,他娘看到后,说了他很久,甚至上升到了”你乱发东西,到底想不想让你父母过活“的高度。这也导致小古一段时间屏蔽了他娘,母子关系紧张了一段时间。


“妈,你真是让我大清早的像吃了颗苍蝇一样,能不能别管我这些事”

“我不管你谁管你,你那个事不沾身的爹吗”

“再怎么样,你不能干涉我的言论自由,因为这些事,我们两闹僵多少回了”

“闹僵我也要说,因为我是你妈,即使你怪我,我不能让你有闪失”

“……那你是不是多虑了点,右派都出来了”

“你好久不在国内了,你不懂,你不懂中国的可怕,不懂人心的险恶”

“这种道理需要你告诉我?妳这种鸵鸟心态我真是无法理解”

“你将来有了孩子自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听话,朋友圈删了”

“你这种“你没有孩子所以不能理解我”的说法真是无敌啊,占领长辈制高点,我真是讲不过你。行吧,母亲伟大,多福多寿。”

……


讲到最后,小古已经要气得想要爆炸,但面对这种举着”我是为了你好“刃甲的敌人,他爆发就会得到不知好歹,不孝不顺的下场,对方最后长叹一声慈溪老佛爷的”可怜天下父母心“从头至尾一副可怜母亲的姿态就能完美收工。小古无奈,只能开始酸对方…

是的,各位看官可能已经看出来了,这对母子关系是不太和谐的。小古他娘是有较强控制欲的人,这样的人当了母亲后,不管子女多大,都存在”你是我生的,我是为了你好,我得教育你”的根深蒂固的认知,即使子女对她有不理解,她也会想我是出于保护家庭保护子女的本意的,拥有无比正确性,推行中子女的对抗她会理解成子女的类似青春期的“叛逆行为”,纵然子女早已成年。而小古是个有着独立意识,且具有反抗精神,表达欲的有些愤青的年轻人。这种人对于遏止自己发声的阻力是十分反感的,“若为自由故,两者尽可抛”这句话他是奉为圭臬的。在小古这种母权社会的家庭体系里,母亲就是强权者的化身,小古则时常会把自己带入民运分子的角色中,采取对抗的姿态以获得足够的空间。

试想一下这种对抗性的母子关系的最终发展路径,大概会有两种:一种是小古出人头地,获得了其老娘难以企及的社会评价与地位,即使小古还有些他娘亲看不惯的地方,但是迫于其社会价值悬殊,难以继续说教,母子关系不再对抗。还有一种则是,小古因为言论受到教训,在祖国吃了苦头,甚至给家人带来了麻烦,小古一蹶不振,深感对不起母亲,不再做出格行为,母子关系不再对抗。

当然除了性格原因,也得分析下时代背景。小古母亲这一代是60年代生人,她们经历过文革浩荡,经历过上山下乡,经历过64,历史体验留给她们的是那个时代对于控制言论的一种恐惧。这种恐惧伴随了他们人生大好年华的几十年,这种害怕存在她们每个人的深处,尤其是家族中还有人遭受过痛苦的记忆,更是无法抹去。小古的”在世界上大多数地方都算正常”的言论能够引起她的过度恐惧,我想这也是时代的悲剧之一。


评论

© 海陽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