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948794狂的老妈与时代记忆

小古今天上班差点迟到,缘由是和他娘在大清早吵了半个小时的架。

起因是这样的,昨晚睡前小古发了一条朋友圈,近期央视某节目通过网络投票来决定“魅力城市”归属,导致行政命令强制投票,小古的家乡也在评选对象内,最近被呼吁投票的链接刷屏搞得他不胜其烦,就这个事小古发了几句牢骚。

第二天清晨,手机闹铃作响,睡眼惺忪的小古眯着眼划掉闹铃的同时,看到了来自老娘的一条微信:


"朋友圈删掉,不怕当你家乡的公敌?"


小古有点火大。其实讲道理,他首先应该是一脸懵逼才对,因为一般人想不通这个朋友圈和家乡公敌之间的逻辑关系,一般会让对方解释下这句话的意思。

但是小古不一样,他太了解对...

信用卡盗刷事件

2016年12月10日,周六,宜纳采、交易,忌嫁娶、动土。


窗户朝向东南的披萨块状屋子,一如既往的早上采光很好。7点左右,冬天的阳光便已穿过窗帘把房间照得暖和亮堂。周末的时候,他一般起得很早,正坐在沙发上咬着面包,同时在笔记本电脑上查阅着几家门户网站的新闻。


“嗡嗡嗡…”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又是啥垃圾邮件吧,他随手拿过手机,强迫性想把屏幕上的提醒划掉。


【Noreply@apple.com】看到@后面的发信人是apple,他不由得点击邮件多看了几眼。“アカウントがロックされます”(您的帐户即将被锁)……“

这几天关于这种内容...

转职计划

刚入职前,我打了份除草的工作。同事里有个曾任百代唱片公司的日本地区代表的大爷,和我关系蛮好,他曾和我讲了这样一句话。


“当一份工作的三个因素:薪水,工作内容,人际关系里有两个你不满意的话,人就会想离开了。”


当时这句话我听起来就觉得蛮有道理,但是没想到的是,这几个因素在我工作才4个月的时候就集齐可以召唤神龙了。


薪水层面:由于公司缺少住房补贴,再加上工作前期需要添置的衣物导致我每个月的工资根本存不住,这四个月不但月光,而且还动用了之前的积蓄。


工作内容层面:进公司四个月了,作为一个海外销售仅仅出差一次(还是去大阪),销售手段依然是邮件,电话。连去...

文化の日的计划-Danshari Project

小时候去姥姥家的印象只有一个:

家里的东西多,乱,杂。


夏天姥姥家的客厅里总会摆着20多个西瓜。这都是姥爷从菜市场带回来的,虽然最后剩下很多都吃不掉只能扔,但只要时节里西瓜降到几毛钱一斤,基本上家里的绿皮大军又会增加新生力量。


姥姥家的石头也很多。姥爷喜欢文玩石头,当时老家的小城市流行一种花纹像人体血管的石头,由于太流行商贩觉得有利可图,导致市面上的血纹石大多都是机器加工而成的伪造品。姥爷鉴赏力乏善可陈,又比较贪图便宜,被那些不良商贩稍微一忽悠,家里又多出很多杂七杂八的石头。


姥姥家有个房间是专门放杂物,除了平时淘汰不用的,还有姥爷之前从外面捡回来的还可以用的遗弃品和小...

困境

清晨又被人吼了。我已经在努力调整自己情绪了,但还是有负面影响。一大早6点半爬起来,紧赶慢赶8:58赶到郊外的会展事务所,却发现原定9点钟的会议已经开始了。然后被我的上海前辈以超过70分贝的真人狮子吼吼到发懵。他开始质问我为何不能从家走早一点,确保十分钟前能赶到会展中心。


我自觉不要和前辈辩解为好,没说什么,低着头。结果又被吼“看着我的眼睛!”突然觉得有些委屈,因为我已经起来足够早了,赶电车的时候也紧赶慢赶,也并没有迟到,会展中心离家太远,我已经尽力了。会展期连续三天六点多起床,来回车程四个多小时,真的有点累。


转念一想,自己也没什么可抱怨的,工作是自己决定的,自己选择了日企,选...

盛夏起点

眼皮微重,略有睡意,如果照着之前这几个月来的习惯,我可能已经顺势躺下,想睡就睡了。但是今天,我不能睡,我要记下这一刻,我要回顾一下这半年的所作所为。

还有不到12个小时,我就要成为一名正式的社会人,开始今后漫长的工作生涯了,和无忧无虑,学生时代,无业游民这些名词彻底告别。在这个辞旧迎新的时刻,我的心情并无兴奋喜悦,也无紧张惶恐,反而是一种比较平淡的接受姿态。

说实话,还有3个月我就要到25周岁。这个年龄才刚刚开始工作,已不算年轻,比起22岁的初出茅庐的大学毕业生,我的硕士学位并没有明显优势,反而那些和我同岁却比我早早进入公司的人们,通过如饥似渴两三年的职场磨练,现在已经大多可以独当一面,比...

你看那个天津采访的记者,好像一条狗啊。

昨天一则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8.13上午,一名名叫Will Ripley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记者,在天津一家医院前,利用手机与主持人进行现场连线的时候,被情绪激动的家属们围攻。视频里某中国男子情绪高昂地叫喊无数次“删了它”,相信不少人最开始会误听成“杀了他”。笔者当时也不由得为那名记者捏了把汗,难道爆炸事件已使当地群众杀红了眼,见谁杀谁?


无独有偶,8.13中午,某台湾记者正在爆炸现场附近拍照时,被一群当地公安包围,并盘查身份。当这名记者出示台胞证后,一名公安上前抢下相机,强行拔出记忆卡,记者要求公安归还,但对方却要求记者下跪且最终未归还。此事被台湾媒体报道后,引起台湾民众反感...

关于「Explosion in Tianjin」,各国媒体传播力对比


中国媒体: 


呈现一波三折现象,

先是爆炸后迅速在各大社交媒体上传播开来,微博,微信群,小视频,秒拍等起到了最初传播消息的功能。尤其是小视频与秒拍,对于传播爆炸过程影像起到了非常好的功效,但由于时长,清晰度以及保存方面有限制,仍有不足。

三小时后,各大门户网站把此事件放置头条,进行跟踪报道。但由于正是三更半夜,现场的信息源较少,新闻多采自于微博消息,可信度与新闻质量不高。

随后不到五个小时,国内各大新闻网立即撤销天津爆炸头条,可见组织有命令,限制了传播。微信也限制了朋友圈发送内容,发布某些内容会强制只能自己可见,无法回复与赞。我这篇写于凌晨5点(日本时间)文章也很快...

戴着镣铐起舞,双面莫斯科

本文原题《A Moscow of Dancing Feet, Under an Iron Fist》

出自纽约时报2015.8.12版,翻译参考Sophia Kishkovsky,仅供学习交流


莫斯科——自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的首都穿过许多身外衣。

最初几年是衣衫褴褛但充满希望,破破烂烂却又满是可能性。然后是90年代的豹纹皮草,经济崩溃令人揪心,有钱人开着奔驰轿车呼啸而过,而其他人顶着失控的资本主义在无尽的人生障碍赛中备受煎熬。

然而近年来,这座城市披上了一身美丽的夏装。城市中有单车共享计划,地铁里有无线网络,高尔基公园还有免费的探戈舞课。特快列车现在能快速穿越拥堵的交通到达机场,...

1 / 6

© 海陽部落 | Powered by LOFTER